第七十六章 原来他叫刘慕(1 / 2)

拓跋瑜早就猜到了苏玖玥的小心思,只是他不能这么做。

“玖玥,此事我不能干涉,你阿姐已经在风尖浪口上了,若我此刻出兵相助,息国那些个臣子又该大做文章了,保不齐还会给你阿姐安个与北凉勾结的莫须有的罪名,到时候,她就真的再无辩解的机会了。”

拓跋瑜不是不想帮,是不能帮,苏玖染与傅晔谣言一事,息国臣子们不分青红皂白就要顾修废了苏玖染,若此时拓跋瑜出兵相助,息国那帮臣子又该揪着不放了,到时候苏玖染就真的百口莫辩了。

苏玖玥好像明白了什么,可她真的很担心苏玖染,她亏欠苏玖染的太多,她不希望苏玖染有事。

拓跋瑜又继续说到:“临云阁都是你阿姐的,那个可是人人都畏惧的临云阁啊,你阿姐不会有事的,你就放心吧,我会派人盯着,若真到了不得已的时候,我会出手相助,届时那怕与息国开战,我也会护下你阿姐和你的家人,现在你只管安心养胎,万事有我。”

苏玖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若不是她身怀六甲,恐怕早就回去找苏玖染了。

苏玖玥在息国皇宫时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担忧………

担心苏玖染的不止是在北凉的苏玖玥,还有身在宁国的悠然等人,悠然更是耐不住性子,想要偷偷离开回北疆找苏玖染,若不是白澈发现的早,想必悠然早就回了息国。

“你为何拦我,如今我家小姐有危险,我怎能继续安心呆在这里。”

悠然对白澈的阻拦多有不满,就拿白澈出气。

悠然来宁国已经有些时日了,因白衣有事要离开宁国一段时间,就将悠然交给白澈照料。

白澈宫里的宫女,原以为悠然是新来的宫女,想要为难悠然,谁知道悠然懂武,之前在宰相府又时常应对苏玖玥,颇有经验,手段自然也有不少,不过几日就将白澈宫里的宫女治的服服帖帖的。

皇后李清雅听闻此事,特地将悠然叫到她宫里,白澈以为是要责罚悠然,连忙赶去,谁知道赶到时,看到悠然将李清雅哄的可开心了,白澈虚惊一场,后怕悠然不懂礼数,冲撞了李清雅,就随便找了个理由,把悠然领回宫里去了。

自从悠然到了白澈宫里,白澈的宫殿热闹了不少,不似往常那般清冷。

白澈也慢慢习惯了悠然,悠然在白澈的眼里,像是江湖人,白澈就好像是江湖客,可不知道怎么了,白澈却想将这个江湖人留在宫里,留在自己身边。

情不知所起,一往情深,白澈喜欢悠然这个傻丫头。

悠然是个单纯的丫头,未经世事,不懂情爱,只知道谁对她好,她自然也会对谁好。

白澈待她同苏玖染待她一般,是极好的,悠然有些依赖上这个偏偏公子了,却不自知。

苏玖染出征,悠然是知道的,可正是因为如此,让悠然独自一人在宁国享清福,她寝食难安,即使白澈待她极好,她也还是想离开,去找苏玖染。

“你去了有何用?替你家小姐挡刀子?”白澈情绪有些激动,他怕这个傻丫头干傻事。

“不管怎样都好,我都要去,小姐因为抵抗敌军,还失去了孩子,她一个人所要承受的太多太多,我不忍她独自一人面对。”

悠然既是临云阁的人,消息自然是灵通的,如果悠然不知晓苏玖染小产一事,她或许会乖乖呆在宁国,等苏玖染接她回去,可现在,她等不了了。

“悠然,你听我说,你去了也是无济于事,我已经得到了消息,息国太医院院首刘慕已经去了北疆,而且刘慕假装被擒,与苏玖染里应外合,活捉了戎国公主宋悦,想来这场仗很快就能结束了,你不要担心。”

悠然因为白澈拦着不让她走,都快急哭了,听到白澈这么说,才稍微将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憋了回去。

哽咽着问到:“殿下,殿下说的可是真的?”

白澈摸了摸悠然的头,说到:“傻丫头,我怎会拿人命关天的事同你说笑,乖,不哭了,你家小姐那边若真有什么事,不用你说,我也会亲自前去相助,我欠他们的恩情,总是要还的,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悠然鬼使神差的点点头,相信了白澈说的话,她知道,白澈不会骗她。

“那我就信殿下一回。”悠然清脆的声音回应到。

“傻丫头。”白澈嘴上说着悠然傻,嘴角却不自觉的上扬,谁会想到,宁国堂堂太子殿下,会将一个不知名的小丫头放在心上,打不得,骂不得,也见不得她伤心难过……

北疆城门外的叫嚣打破了北疆清晨的宁静。

宋悦一觉醒来,刘慕已经不在房间内,看到自己人是躺在榻上的,赶紧检查了一番,看看刘慕有没有对自己做些什么,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对劲时,心中暗想到:是不是我太过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

宋悦伸了伸懒腰,管它三七二十一,溜了再说。

宋悦刚打开房门,就与苏玖染撞了个满怀。

“公主这是要去哪里?”

宋悦不曾想门外无人把守,却好巧不巧偏偏碰上要去应战的苏玖染。

“我见今日天气正好,出来伸伸懒腰,活动活动筋骨。”

宋悦尴尬的笑着,假装打拳活动筋骨。

“我还以为是我们没尽到礼数,让公主想走了。”苏玖染看出了宋悦的小心思,佯装不知情的说到。

“怎么会呢?我可喜欢这里了。”

“那便好,公主好生呆着就是,如果公主要是想走了,又或是自己溜了,刘慕再怎么为公主求情,也是无济于事,我会将公主押入大牢,严加看管。”

苏玖染威胁到,希望宋悦安分些,事情一结束,自然会放她安然离开。

“刘慕?刘慕是何人?”宋悦至今不知道刘慕的名字,也就不知道苏玖染说的正是与她一同度过了两日的男子。

“就是被你擒住,又将你活捉的那个大夫。”

苏玖染耐心的解答宋悦的疑惑,不禁觉得好笑,两人同处一室两个夜晚,竟不知刘慕姓名为何。

宋悦回想起这两日来与刘慕的种种,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:原来他叫刘慕啊。

等宋悦回过神来,苏玖染已经不见了踪影,内心抓狂:苏玖染这是小瞧人?真以为我逃不出去?竟也不派人看着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