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你,我也不要了(1 / 2)

悠然的伤势渐渐好转,听到门外有声音,便出门来看看是怎么一回事,刚好看到刘慕离开的背影,和黯然神伤的苏玖染。

“小姐,怎么了?”

悠然这几日也想了许多,有些难过,不单单是因为身上的伤,更是因为这深宫的尔虞我诈,还有阿绫的离世。

苏玖染依旧垂着脸,苦笑:“没事,已经查明了,萧夫人小产之事与我们无关,我们不用再被禁足了,只是,绫姨的命该让谁来偿还。”

说完这话,苏玖染捂面痛哭,如果不是因为她,阿绫就不会死,是她连累了阿绫,她此生难安。

悠然看着心疼,竟也情不自禁的跟着苏玖染哭了起来。

“小姐,绫姨不会怪你的,你别哭了。”

“参见殿下,参见七皇子。”

苏玖染和悠然哭的伤心,殿外传来参见太子和七皇子的声音。

七皇子被功课缠身,很久没来宜春宫了,今日得空才央求顾修带他来的,顾修本想找个借口来看苏玖染,可怎么也找不到由头,毕竟这次是他错了,七皇子刚好解了他的难题,他也乐意将七皇子带到宜春宫。

“皇嫂,小七又来你这混糕点吃啦。”

七皇子顾毅对苏玖染这几日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,顾修隐瞒的很好,一开始萧荷怀孕的事就没让其他宫知道,小产一事就更不会让更多人知晓。

苏玖染努力将自己的泪水拭去,抬头看向顾毅,勉强挤出了一个笑脸,可当苏玖染看到顾修也在的时候,脸上的笑容僵住了。

就是眼前这个她心悦了十多年的男人,冷落她,不信她,还让阿绫丢了性命,不知道为什么,苏玖染不想再见到这个男人。

顾毅用小手在苏玖染的眼前晃了晃,苏玖染回过神,恢复平静。

“小七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啊。”

苏玖染轻轻捏了捏顾毅的鼻尖,像对待自己的弟弟妹妹一般宠溺的问道,在苏玖染眼里,或许这皇宫中仅剩的温柔应当只有单纯的顾毅了吧。

“皇嫂,小七想吃你做的糕点了,可前些日子,母后功课逼的紧,我就没能抽身来看皇嫂,这不,今日太子哥哥来母后的宫里,把我解救了出来。”

顾毅说话间见顾修拉到了苏玖染跟前,苏玖染没看顾修一眼,反而对顾毅说道:“小七馋了吧,我这就去给你做糕点吃。”

说完就摸了摸顾毅的小脸蛋,转身去了厨房。

顾修一脸挫败,堂堂一个太子,竟被自己的太子妃冷落了,顾修嘱咐顾毅乖乖呆在殿内,自己跟着苏玖染去了厨房。

苏玖染正着手准备做糕点,听到脚步声,以为是悠然,温柔的说道:“悠然,我一个人可以的,不用帮忙,你伤还没好全,你去休息会儿。”

顾修轻轻咳出了声,苏玖染动作僵住,但也没回头看顾修,顾修向来都是被众人捧在手心的,何时被这样对待过,一时间发起了火。

“苏玖染,你是我的太子妃,是要靠着我过活的,谁都可以冷落我,不待见我,唯独你不行。”

苏玖染后背一僵,直起身,转身看向顾修。

“殿下说的是,臣妾在殿下眼里不过蝼蚁,殿下随时都可以轻之,弃之,殿下从未有过错,错的是臣妾。”

顾修听出苏玖染话里的意思,她是怪自己没有相信她,让她背了莫须有的罪名,语气缓和了些。

“萧荷一事,是我不对,可我也没让你受半点伤害不是吗?我只不过是用一个奴婢的性命平息了此事,如今我已经向你道歉,你还要我怎样?”

顾修低估了阿绫在苏玖染心中的地位,说的话更是让苏玖染更加的气愤,直接对顾修怒吼。

“一个奴婢?那萧荷也不过是奴婢,为何不是了结了她的性命,而是要牺牲绫姨。只因萧荷有你庇佑,而绫姨只是下人,对吗?”

“够了,你是太子妃,说话注意些,哪有奴婢和主子相提并论的。”

苏玖染步步逼近,顾修不知怎的,腿脚不听使唤的随着苏玖染逼近的脚步往后退。

“她萧荷也不过是自幼服侍你的奴婢,被你宠幸才当了主子,绫姨呢?是她在郊外发现的我,我才有幸被宰相府收养,绫姨看着我长大,遇险是总会护着我,她就该死吗?绫姨和萧荷怎就有了贵贱之分,你是夫,我是妻,同为你我身边伺候的人,同为性命,凭什么死的不是萧荷。”

“我看你是疯了。”顾修无话可说,转身离开,只隐约听苏玖染在他身后说了些话。

“顾修,我希望你不要在踏足宜春宫,太子妃之位,我不稀罕,你,我也不要了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顾修听了这话,心中隐隐作痛,加快脚步离开,徒留一个落寞的,落荒而逃的背影。

那一日后,顾修再未去过宜春宫,苏玖染也没再踏出过宜春宫半步,宜春宫像极了冷宫,苏玖染也同冷宫的人无异。

时光荏苒,一个月后,顾修迎娶宰相府二小姐的消息传遍京都。

“听说了吗?太子殿下的脚伤已经痊愈,如今同常人无异,是宰相府二小姐遍寻名医,替太子殿下治愈,太子殿下为报答宰相府二小姐的恩情,求娶宰相府二小姐,皇上也已经应允。”

“可不是有宰相府大小姐嫁入了皇宫吗?这二小姐再嫁过去,姐妹岂不是要相争?”

“不会,宰相府两位千金各有千秋,双双嫁入皇宫,只会让宰相府荣华富贵不断,怎会有内争?”

路上行人纷纷,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谈论着,不远处的苏玖玥坐于茶馆之中,细细品茶。

路人所言不假,她是要嫁给顾修,就因为此事,苏沐诚狠狠的打了她一巴掌,若不是叶梓萱拦着,恐怕苏沐诚还要动手,苏沐诚的话还萦绕在苏玖玥的耳边。

“玖染已经嫁入宫中,你怎可不知好歹,也要嫁入宫中去,爹知道你自幼便对玖染处处刁难,如今你还要如何?还要追到皇宫去继续刁难玖染吗?苏玖玥我告诉你,我不同意。”

“爹爹要打要骂,都随你,如今圣旨已下,木已成舟,由不得爹爹不同意。”

“滚,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。”

苏玖玥没有为自己辩解,也没想过要解释,嫁入皇宫确实是她一手谋划,是她同顾修的一场交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