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温柔可以装(1 / 2)

苏玖染抬眸,顾修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清澈,还有······失望。

“原来一个人的温柔是可以装出来的,昨日睡在枕边的人,今日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的将自己审问,呵~我竟然会觉得一个对自己毫无情分的人会相信我。”

苏玖染苦笑,她心中的顾修是个英雄,却不是这样一个只听片面之词就将自己定罪的人,她对他有些失望了·······

“臣妾不知罪从何而来,萧夫人小产,臣妾深感悲痛,但臣妾并未做过对不起殿下的事,更不会伤害殿下的孩子,殿下若不信,臣妾也无话可说。”

顾修心中不是滋味,却也没有想过去相信苏玖染。

“将太子妃带回宜春宫,禁足,事情未查清前,不得踏出宜春宫半步。”

“臣妾自己会走。”

听顾修说完话,苏玖染的心凉了,没等人将她动手扣押,自己站了起来走出去了。

“殿下,太子妃生性善良,不会做出伤害她人性命的事,求殿下明察。”

阿绫和悠然跪下伏地为苏玖染求情,顾修嘴唇蠕动,想要说什么,被苏玖染抢先一步开了口。

“绫姨,悠然,清者自清,不必为我求情。”

苏玖染再没多看顾修一眼,顾修有些懊恼,苏玖染明明已经自身难保了,却还是那么傲气,从未想过像萧荷一样,同自己撒娇求饶。

“来人,将阿绫和悠然也带下去,以便审问。”

“是。”

侍从领命,将阿绫和悠然也带了下去,但却不是禁足宜春宫,而是直接压入了大牢。

苏玖染没想到自己会连累到阿绫和悠然,可她终究相信会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,她不想去求顾修,她相信阿绫和悠然一定会没事,只是要受些苦了。

苏玖染被带回了宜春宫,看着宫墙之外,竟有几抹燕影掠过,添了几分落寞。

顾修派了不少人看守着宜春宫,苏玖染想要自己溜出去查明真相,恐怕有些困难,她犯起了愁,该如何才能尽快将阿绫和悠然救出大牢。

顾修没多久就来到了宜春宫,苏玖染安静的坐着,手中绣着孩子的肚兜,这是她绣了几日的,本来是打算送给萧夫人的孩子的,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。

顾修见苏玖染没搭理自己,将她手中的东西抢下,丢在一旁,用手紧紧捏住苏玖染的下巴。

“苏玖染,你够了,如今假惺惺的还有什么意思?荷儿的孩子已经没了。”

苏玖染与顾修的眼睛对视,“所以,殿下还是觉得凶手是臣妾?”

“若不是你,你为何不辩解?”

他恼苏玖染,为什么不肯对他服个软,替自己解释。

“若臣妾辩解,殿下就会信了吗?若殿下有那么一点点愿意相信臣妾,也不会将臣妾囚禁在这宫殿之中,不是吗?”

苏玖染说的对,顾修不信她,从苏玖染嫁给顾修那一刻起,他就从未信过她,甚至觉得,苏沐诚将一个养女嫁入皇宫是有目的的,顾修从来都是不待见苏玖染的。

顾修无话可说,甩袖离开,一连几日,再没有来过宜春宫。

刘慕那边还未有什么进展,宰相府却出了事。

老夫人院里的苏嬷嬷急急忙忙跑来,“老爷夫人,不好了,老夫人·····老夫人没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苏沐诚不相信自己听到的,又问了一遍确认。

“老爷,老夫人身体本就越来越差,听说了玖染小姐的事,一时着急,急火攻心,咳出了不少血,方才大夫赶到的时候,老夫人已经没了。”苏嬷嬷说着说着哭出了声。

苏沐诚夫妇和苏玖阳正在想帮苏玖染的对策,不曾想老夫人说没就没,宛如晴天霹雳。

苏沐诚夫妇和苏玖阳赶到老夫人的院子里,老夫安详的躺在榻上,嘴角的血渍还隐约可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