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告别(1 / 2)

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苏玖染想用手将自己撑起来,悠然见了赶紧将苏玖染扶着又让苏玖染躺下去。

“小姐,白衣先生说了,这次你伤的可不轻,虽说伤口已经处理好了,但你需要静卧两日,不能随意起来。”悠然将白衣的嘱咐复述了一遍。

“是白衣先生救了我?”

“可不是,这一次你真是搭上了半条命,要不是副阁主带人亲自去白衣先生的药房,在耽误那么一会时间,你就真的没命了。”

苏玖染疑惑,跟自己在一起的不是傅晔吗?怎么是副阁主救的她?这是怎么回事?

悠然知道苏玖染刚醒,心中肯定多少还是有些疑惑的。

“是傅晔公子,花重金让临云阁的人救你,另外晔公子还以将军夫人想让你留在将军府小住几日为由,瞒过了老爷夫人。”

原来是这样,刚才苏玖染还在猜测傅晔会不会是副阁主,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。

“那阿晔可有受伤?”苏玖染想起傅晔是同自己一起的,会不会也受伤了,焦急的问道。

“小姐,你就安心养伤吧,晔公子没事,太子也安然无恙,就你受伤躺在床上了,你还有心思去管别人。”

悠然一脸不乐意,跟苏玖染久了,对苏玖染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,苏玖染从来都是把别人看得比自己都重要,却从未真正关心过她自己,就好像她一直都是为了别人而活一样。

“你怎么变得跟绫姨一样爱说教了。”苏玖染嘟囔着小嘴,对悠然撒娇道。

悠然不吃这套,给了苏玖染一个眼神:“你应该庆幸如今照顾你的是我,而不是绫姨,若是绫姨早把你说的想去抄经书静静了。”

苏玖染噗嗤一声笑出了声。

“还能笑,看来你已经大好了。”未见白衣其人就已先闻其声,白衣话语落才进入苏玖染的视线内。

“先生,你来了。”

“我来看看你死了没。”

“那可能就不能让先生得偿所愿了。”

白衣替苏玖染查看了伤势,已无大碍,只是心口处的疤痕能让它淡化,却无法将它彻底消除,许是要跟着苏玖染一辈子了。

“你为何不听我劝,我同你说过多少回,自古帝王多薄情,你纵使为他多次涉险甚至搭上性命,他也未必会将真心交付于你,甚至从未知道你的存在。”

白衣苦口婆心,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劝苏玖染了。

“先生,你可曾爱过一个人?”

“你才十四岁,还是个孩子,哪里懂得什么是爱,为何要如此执拗,现在好了,那心口处的疤痕会跟着你一辈子。”

“先生,我是遗孤,是爹娘收养了我,我六岁那年险些丧命,是顾修救了我,是顾修告诉我只有强大的,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,六岁时救我性命的那个少年从此深深扎根在我心底,再也无法拔出,或许这就是情根深种吧。”

如果说顾修是苏玖染的命数,为了爱顾修,她可能会牺牲很多,甚至是她的性命,但她也认了,不会后悔。

白衣心疼苏玖染,她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少女,心智却稳重如老马,究竟是怎样的缘故,让她如此迅速成长,少了天真的笑颜,承受了不该承受的。

“我究竟为什么会留下来。”白衣说完这句话,甩袖离去。

白衣在回去的路上,一直在想,自己为什么会为了苏玖染而留下来,是因为那丫头像年少时的自己吗?或许是了,白衣从苏玖染的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,曾经她也有过爱的人,可她爱的人不爱美人爱江山,终是负了她……

三日后,苏玖染回到宰相府,身上的伤并未痊愈,还需要静养,为免节外生枝,便对苏沐诚夫妇和老夫人称自己偶感风寒,怕给他们沾染了去,就不日日去请安了,苏沐诚夫妇和老夫人向来疼苏玖染,自然是答应了,还命人送了不少补品到苏玖染的院里。

难得的是,苏玖玥给苏玖染送来了几副药。

“喏,大夫说了,这药对风寒最是有用,我顺手就给你买了一些回来。”苏玖玥头一次对苏玖染这么好,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,为什么要关心苏玖染。

苏玖染更是诧异,接过药谢过苏玖玥:“玖玥,谢谢你,今日留在我这用膳吧。”

“你别以为我给你送药就是要和你相安无事,那是不可能的,我只是希望你能早些好起来,然后才能让我欺负,我从不乘人之危,对你也一样。”

苏玖玥说着说着满脸通红,是不好意思了,话说完,苏玖玥便跑出去了。

苏玖染看着苏玖玥落荒而逃的模样,站在原地傻乐:“这还是玖玥第一次关心我……”

苏玖玥捂着自己滚烫的红脸:我这是怎么了,我不就是去送个药吗,为什么要不好意思,我又不是去关心她,我只是不想趁她生病欺负她而已,对,我没有关心苏玖染,她不是我姐姐,我只是不趁人之危………

苏玖玥用牵强的理由来告诉自己,她只是想早些欺负苏玖染而已……

苏玖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欺负苏玖染的,她忘了,但她记得她没有不喜欢苏玖染,真的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