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认作义女(1 / 2)

第二天,宰相府宾客络绎不绝,宰相夫妇向来与人交好,宾客之中,上至皇亲国戚达官贵人,下至京城显赫之家,很是热闹,就连皇后也派人送了礼物来道贺,要知道不足岁便能得到皇后娘娘的赏赐,苏玖染算是头一个。

苏玖染不过四五个月大,苏沐城和叶梓宣又不知道苏玖染的真正生辰,于是决定将今日四月二十三定为苏玖染的生辰,一来是苏玖染来到宰相府的第二日,二来则当是表达对皇后娘娘的谢意。

虽说苏玖染只是宰相府的养女,但见今日这阵势就可以看得出来,宰相府有多疼爱苏玖染,在朝为官想要巴结宰相的不为少数,一个二个都想与宰相府结亲,都争着要为自家孩子与苏玖染定下娃娃亲,有些年岁相同的倒还可以理解,可有些家的公子早已及冠,却也是毫不避讳,就好像礼部尚书家的公子,年岁最小那个今年也有二十二岁,礼部尚书也不忘把握住攀亲的机会。

“据我所知,礼部尚书家的公子年岁最小的,去年也已经娶了亲,怎么?礼部尚书是想让宰相府千金,将来给你儿子做妾不成?”说这话的正是苏沐城多年的至交傅寒。

听了这话,礼部尚书脸一阵白一阵红,实在尴尬

傅寒是武将,向来心直口快,有什么就说什么,当初傅寒已经是身居要职的将军,觉得苏沐城只是区区一个文官,想来也是个胆小怕事的,并不待见他,直到八年前皇宫叛乱,傅寒才对苏沐城有了新的认识,至那日起,傅寒时不时便登门拜访,不知道的还以为宰相府变成了将军府,苏沐城本就欣赏傅寒的为人,久而久之,两人也便成了至交。

“欸,傅寒,话不可如此,各位抬爱小女,我苏沐城在此替小女谢过大家,只是小女尚在襁褓,姻缘一事还是要看小女将来的选择了。”

苏沐城话里的意思是拒绝的,谁人不知当朝宰相为官清廉,行事又极为端正,如此结亲之事,他自然是不会做的,这话既是回绝了想要结亲者,又替礼部尚书缓解了尴尬。

“各位请慢用。”苏沐城说罢便拉着傅寒走了。

“苏沐城你拉我做什么?我还没说够礼部尚书那老头呢,真是异想天开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也不看看这是在哪?”傅寒一边被苏沐城拉着,一边还不忘编排那礼部尚书。

“你若在多言,我可不让你见你的干女儿了啊。”

“不见就不见,谁稀罕似的。”话一说完,傅寒后知后觉,觉得自己接话接得太顺溜,简直就是嘴欠。

搓搓手没脸没皮的说到:“老苏,你刚刚说什么来着?”

“没说什么啊,你听错了。”苏沐城一板一眼的逗起傅寒来。

“什么叫做你没说什么,老苏你欠抽是不是?“傅寒一不留神提高了声音,此时苏沐城与傅寒已经走到苏玖染房间外。”

苏沐城连忙捂住傅寒的嘴巴:“小点声,别吓着孩子。”

傅寒急忙自己捂住嘴巴,一脸无辜的看着苏沐城,示意自己错了。

叶梓萱从房内就听到了苏沐城和傅寒的声音,打开房门示意两人可以进去。

“嘿嘿,弟妹,刚刚是我鲁莽了,实在抱歉。”傅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。

“傅大哥见外了,快进来看看玖染吧。”

“我真的可以看看那孩子吗?”傅寒自知自己是个大老粗,怕哪里不好吓着孩子。”

“瞧你这怂样,像是一个带兵打仗的将军吗?”苏沐城头一次见天不怕地不怕的傅寒,竟然也有这么小心翼翼的时候,不禁打趣道。

叶梓萱将苏玖染从奶妈身边抱过来给傅寒:“傅大哥来抱抱孩子。”

傅寒刚伸出手又缩回去了,一脸担忧:“我怕我笨手笨脚的,万一伤着孩子可如何是好,还是不抱了吧。”

傅寒话是这么说,可眼睛时不时看向苏玖染,看得出来,傅寒也是挺喜欢孩子的。

“你将军府孩子都那么大了,你可别告诉我傅青和傅松(傅寒的两个儿子,傅青五岁,傅松四岁。)长那么大你都没抱过他们。”苏沐城见傅寒扭扭捏捏的,直接说到。

“老苏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傅青和傅松是男孩子,苏玖染是女娃娃,这能相提并论吗?再说了,那自家孩子,伤着了也是自家的,我要是不小心把你家千金给伤着了,我拿什么赔给你。”傅寒为自己极力辩解着。

傅寒时不时看向苏玖染,苏玖染睁着眼睛像是会认人似的,一个劲的看着傅寒笑,傅寒真想把苏玖染抱到怀里逗她一番,刚鼓足勇气要伸手,却被苏沐城捷足先登。

苏沐城从叶梓萱怀里小心翼翼的接到自己的手中,有些笨手笨脚却也不至于伤到苏玖染,刚抱到怀里就故意对着傅寒说:“玖染乖,你义父啊,这是嫌弃你,不想和你成为一家人。”

“别对着孩子瞎说,以后玖染要是不和我亲,我收拾你。”傅寒听到苏沐城对着苏玖染这么说自己,顿时不乐意了。

一旁的叶梓萱看不下去了,就缓缓开口说到:“好了,沐城,你就别在拿傅大哥开玩笑了。”

随即又说道:“傅大哥,我们打算让玖染认你做义父,认嫂子做义母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?”

傅寒一听这话,别提有多高兴了,傅夫人一连两胎皆是公子,傅寒早就想有个闺女了,如今傅夫人又怀有了身孕,也不知道这一胎是男是女,有苏玖染做义女,也算是过过有闺女的瘾。

“自然是愿意的,只要你们夫妇二人不嫌弃我是个大老粗,我一定把玖染当作是亲生女儿一样疼爱,以后玖染要学琴棋书画就让老苏来教,女红和妆容就让弟妹和她义母来教,若是想学武,那我这义父可就派上用场了。”

说着说着就要去抱苏玖染,苏沐城将苏玖染小心翼翼的抱个傅寒,还不忘说一句:“不是怕伤着我家孩子吗?怎么?这会儿不怕了?”

傅寒那脸皮可非一日之功:“有什么好怕,可别忘了,玖染现在也是我傅寒的闺女。”

傅寒的一句话惹得屋里的人哄堂大笑,连阿绫和苏玖染的奶娘听了傅寒的这句话,都憋不住笑了。